小镇动态

碳元科技徐世中:最美的风景,在下一站

2018-11-22 16:03:02 389



         2010年8月成立,2017年3月主板上市,碳元科技创造了武进企业上市的最快纪录。
        爱爬山、爱跑步的徐世中,今年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:完成1000公里。在他的世界里:最美的风景,永远在下一站。

 

10年5次创业成“负翁”

        徐世中的家乡在古城商丘,靠着父母卖果子的钱,徐世中读完了高中,考入了湖南工程学院精细化工专业。
        “其实,上大学的时候我就埋下了想要创业的种子。”大学期间,徐世中在湖南省化学工程研究所做兼职实验员,接触了一些和产品研发相关的东西,觉得挺好玩,“当时就想做一个自己的企业,把这些好玩的东西变成产品。”
        在研究所的两年,老师带着徐世中研制出了10多种胶黏剂,最后被企业量产的有4种。老师据此撰写的论文在学术杂志上发表,引来了全国各地对新型胶黏剂有需求的企业。大学毕业那年,徐世中收到江苏泰兴一家企业的求助信息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一家生产复合地板的企业,由于复合地板对胶黏剂的质量要求很高,企业只能使用价格高昂的进口产品,成本降不下来,市场就无法打开。徐世中带着一腔热血跑到泰兴,1个月后,一种可替代进口的地板专用胶黏剂研制成功。这一次,徐世中获得了2000元技术服务费,“虽然钱少,但毕竟是凭技术挖到的‘第一桶金’。”
        沿着这条路,徐世中又找到宁波一家工厂,帮他们做纺织上用的胶黏剂,用技术改良了产品的性能。短时间内,徐世中从技术员、技术科长一路做到技术厂长。
        2000年,徐世中和一个高中同学跑到舟山,正式合伙成立了一家公司。这一年,他27岁。由于项目对物流的依赖度高,所在地舟山还没有贯通的大桥,货物和原料进进出出都需要依靠船运。“一有大风,货都发不出去。现在回想,这个项目从选址、资金到人才储备全都不成熟,和投资人的沟通也不够,失败是必然的。”
       离开舟山,徐世中又回到了宁波,和一家企业开展技术合作,做压敏胶。后来,宁波的城市总体规划改变,这个化工项目被停掉了。
       紧接着,徐世中又马不停蹄赶到广州,投入所有积蓄,和朋友合伙建化工厂。工厂投产之后,第一年产值就做到两三亿元。结果,两个合伙人的理念产生冲突,最终徐世中选择了离开。
       2005年到2009年期间,所有赚的钱都赔掉了,徐世中两手空空离开曾经承载他创业梦想的热土。这一年,他37岁了,在传统观念里,已不再是个适合“折腾”的年纪。

 

第6次,他选择挖掘“黑金”
       2008年,一次行业内的展会,徐世中对初次谋面的石墨烯产生了极大的好奇。
       “这种神奇的材料一旦投入应用,将会给人类带来怎样的变革?”有着多年电子行业从业经验的徐世中,下意识地将石墨烯与电子产品联系起来:受启发于石墨烯材料优异的平面导热性能,徐世中开始了第6次创业。
       2009年,他组建了近10人的研发团队,租用了华东理工大学的实验室,开始产品研发。当时,全球拥有石墨散热膜研发和生产的厂家仅有2家,被国外技术封锁和垄断。团队既要解决制备工艺的技术问题,还要自己研制实现工艺的设备。
       经过1年多时间的高强度研发,成功研制出石墨导热膜样品。然而,从实验室产品到产业化之间,隔着一道难以逾越的“死亡之谷”:实验室追求的是高精尖,大生产需要的是稳定性。“试验了无数次,中途数次想要放弃,庆幸我们最后走出了‘死亡之谷’。”徐世中说。
       2010年8月,碳元科技正式成立,成为国内第一家、全球第三家量产人工合成高导热石墨膜的企业。其生产的高导热石墨膜,是目前世界上散热最快的膜。随之而来的,是市场开拓的难题。
       2011年8月,距离某品牌手机上市还有几天时间,手机的发热问题还没有得到很好解决。碳元通过微博私信该品牌高层,介绍自己的新型石墨烯散热膜产品,当晚就收到了回复。第二天一早,徐世中坐高铁去了北京,收获了一笔意义深远的订单。
       碳元随着该品牌手机的一炮走红打响了知名度,随之而来的“搭便车效应”很快显现。三星、华为、联想、OPPO……截至目前,碳元的高导热石墨膜覆盖了大多数的手机生产商。

 

吃着碗里的,做着锅里的,种着田里的

       越来越多的资本开始寻找新“蓝海”。2012年,君联资本对碳元“一见倾心”,在资金、团队建设、管理等方面给予帮助。徐世中,也开始学习从一个技术者向管理者转变。
       “吃着碗里的,做着锅里的,种着田里的。”在联想之星的CEO特训班,这句再直白不过的话,瞬间击中了徐世中。“如果碳元只搞石墨膜,总有一天会成为一个普通公司,甚至淘汰出局。”
       回来以后,徐世中和团队决定了两个方向:一是沿着碳材料进行新的探索,二是在3C行业寻找新的产量。徐世中带着团队去美国、日本考察过碳陶刹车系统,也曾涉猎汽车尾气颗粒收集系统……2014年,常州世竟液态金属有限公司成立;2015年,碳元绿建成立。
       什么是液态金属?它被美国陆军拿来做穿甲弹的弹头,被NASA拿来做Genesis宇宙飞船上的太阳风收集器,被BP拿来做钻油平台的钻头。“通俗来说,液态金属具有高强度、强耐腐蚀性、生物相容性等特点。”徐世中打了个很生活化的比方,“你戴的眼镜架、首饰这些易磨损的东西,都可以利用液态金属,而且不容易过敏。用液态金属制成的手机摔在地上会有坑,但不是手机,而是地面。”
       碳元绿建则凭借碳元在散热领域的技术优势,以“黑科技”强势切入绿色智能建筑行业,专研建筑全生命周期的资源消耗与排放,以构建恒温、恒湿、恒氧的高舒适低能耗建筑环境,配套酒店、写字楼、商场、会所及绿色住宅等。
       从石墨膜到液态金属,再到绿色建筑,当行业后来者追赶的步伐尚未临近,徐世中已经马不停蹄地布局下一个战场。

 

最美的风景,在下一站

       2017年3月20日,碳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证交所挂牌上市,成为常州市先进碳材料第一股。

       外界给予徐世中的“标签”,首先是创新的执行者和见证者,这位技术出身的老总,一年里有近三分之一的时间住在公司,专注于“老本行”——技术创新和产品研发。
       作为一家技术驱动的公司,创新始终是碳元科技生命之源。徐世中直言创业初期的产品档次很低。快节奏的电子行业,每天都有难以计数的新产品出现,为其配套的碳元面临着很短的产品生命周期和开发周期。“之所以敢说自己以前的产品档次低,是因为后来的每一次创新,产品都在变得更新、更好。在瞬息万变的时代里,创新才是以不变应万变的不破真理。”
       很多时候,创始人心态是创新的动力。相比创业初期整天埋头在实验室,徐世中现在已经算“清闲”的了。他将人才培养提上了企业发展的重要日程,建立了碳元的“黄埔军校”——培英学院。“在碳元,他们可以接触所有的岗位,也可以和我面对面交流。我们想做一家真正不一样的公司,不因循守旧,鼓励新人,因为就是这帮年轻人创造着碳元的未来。”
       自身经历使然,徐世中特别欣赏有创新精神的人。碳元还发起成立“梦想工场”众创空间,为国内外本领域科技人才和创业团队开展研发测试、转化科技成果、孵化科技项目、创办科技企业提供服务。碳元总部大楼划出近万平方米的空间,用于初创项目的承载。
       “回顾6次创业历程,其实一点都不华丽。但无论遭遇了多少考验,我的初心没有改变,仍然怀着饱满的激情面对这个世界。”徐世中说。最美的风景,永远在下一站。
       期待,碳元的故事翻开新的一页。